行业新闻
COMPANY NEWS
精神病和神经病的区别
发布日期 : 2018-06-23编辑 : 山水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:
以前我常常弄不清楚精神病和神经病有啥区别,上了心理学课程以后总算弄明白了。这得感谢两位老师,马利军老师和郭扬波老师。
 
这两位老师是心理学课程中颇受同学们欢迎的,马老师是广州中医药大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,典型的学院派,风度翩翩,玉树临风,一上讲台女同学就眼睛发亮、目光灼灼似贼。他从生物学角度,把人脑剖开了讲,讲心理活动的生理基础,从端脑到脑干、间脑、小脑,每次讲的时候他左手执话筒,右手呈刀状,直直地劈在自己脑袋上:“同学们哪,我们从这里劈开,把大脑分成左右两半球。”劈完之后他再劈,把自己脑袋一切再切:“同学们哪,我们再从这里劈开,把大脑半球的外侧面分为四个叶。”
 
 
我们又学内分泌系统与心理,垂体腺、甲状腺、肾上腺,马老师说:“人的情绪行为和肾上腺的分泌有直接关系,你们知道打败一个男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?就是问他一个问题,问完之后,这个男人会立即泪流满面,然后血压升高、心跳加快、呼吸变得短促,这些都是由肾上腺分泌引起的。”
 
我们问:“什么问题?”
 
马老师答:“你只需在深夜时分,温柔地、轻声地问他,你孤独吗?”
 
我们哄堂大笑。
 
当天下课的晚上,夜里11点,我挨着枕头正要入睡,想起老师所言,于是压低嗓门,尽量柔情似水,问旁边还未就寝的老公:“你—孤—独—吗?”
 
沉沉的夜里,一片寂静,依稀可闻远处偶尔的一两声犬吠,我期待他泪流满面,情绪激动,然后抱住我哇哇干号:“终于有人透过我的外貌看我的内心了,我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哇!”我已经做好伸手给他递纸巾的准备。
 
谁知他完全不入戏,先是一愣,随即扑哧乐出声:“这么欢腾的家,我孤独啥?我不孤独。”
 
完全不在预期范围内!我愤愤说:“你肾上腺不分泌了!你的肾肯定有问题,明天去买鸿茅药酒!”
 
他很好奇:“鸿茅药酒可以治愈孤独吗?”
 
“可以让你泪流满面。”
 
马老师教我们视觉听觉嗅觉,人老了最先丧失的是对高频声音的听觉,所以,“如果女同学叫爷爷奶奶吃饭,老人家没反应,你老公去叫,老人家马上过来吃了,可别以为老人家对你有意见。”女同学们恍然大悟,哦,原来如此!明白了这一点,一下解决了多少婆媳关系的问题。
 
 
再聊聊第二位郭老师,广州脑科医院精神科教授,做临床的,“脑子有问题送到哪儿去?送到我们医院,我们科室。”所以,郭老师是专门检查有没有精神病的。有一回学员在课堂上问郭老师来访者填测量表的操作,郭老师说:“我一般是发邮箱,让来访者在家里填好了过来。”学员问:“如果需要您当面指导呢?”“哦,那我一说话就要收钱了。”我们笑起来。
 
郭老师的诊费是1000元人民币一个小时,出于占便宜的心态,课间休息十分钟,郭老师身旁围满了学员,大家都争着和郭老师说话,唠一句嗑,就小赚几十块。
 
郭老师的课常常以案例分析为主,多为精神病患者的就诊录音,各种奇思异想、光怪陆离,我们听得那叫一个毛骨悚然!比如一个高二的小姑娘,从小乖巧听话,成绩优异,突然某一天开始,认为有一群人在她的大脑里要造一个宇宙。录音里,郭老师一再问她:“这是你想像出来的还是真的存在?”小姑娘一再肯定:“是真的。”于是一群什么样的人、为什么选择了她的大脑、现在工程进展到哪一步了、如何通过水或者电做媒介并用波的形式和她沟通、再造一个宇宙的目的是什么,等等等等,一个科幻故事展示在我们眼前。不同的是,我们认为是虚构的科幻故事,小姑娘认为是真实存在的,所以她经常对着手机或者水龙头喃喃自语,她能嗅到死尸的味道,打开水龙头能听到那群人和她说话,她感觉自己长高了,大脑分成两块,并且后脑勺少了一块……
 
在郭老师的引导询问下,小姑娘的幻听、幻嗅、幻触,还有内脏性幻觉,清晰地呈现出来,再通过其他一些原则标准来判断,可以诊断小姑娘为精神病患者。
 
 
那么我们经常损人的一句“神经病”又是指什么状况呢?是指神经症性的心理问题,比如疑神疑鬼、总是焦虑,做事要反复检查、再三确认等,只是心理有问题,而不是病,通过心理咨询师治疗即可缓解甚至治愈。
 
由此可见,我们常常骂“精神病”、“神经病”,其实这两个词根本不在一个等级,前者是独孤求败、灭绝师太,而后者充其量是江南七怪。灭绝师太必须进精神病医院,江南七怪虽然疯疯癫癫,却依旧可以行走江湖。
 


 
编辑:山水娱乐